分類: 遊記胡言亂語

2014 高雄跨年

身為一個專業的宅男,去參加跨年晚會,實際檢驗到底是宅男多還是宅女多也是很合邏輯的事情。因此我決定參加高雄夢時代的跨年,感受歡樂的氣氛,順帶驗證我的猜想--宅女是不是真的比較多?如果假設成立的話,我將會看到一群男性同胞們和一對對情侶。

我錯了。

我到達會場時,大約晚上六點左右,大會要晚上七點才開始,所以人數還不算多,我打算前往無聊時一定會去的地方--書店,順便觀察各「人種」分布情形。理所當然,情侶佔了非常大的比例,這也代表我晚上將有許多有趣的畫面可以看;再來則有許多「純色隊」--單純地一群男生朋友或是一群女生朋友;夾雜著不同性別的「雜色隊」則相對少了許多;詭異的是女性獨行俠也見了不少;最後,男性獨行俠整個晚上我竟然沒見到幾隻,有沒有這麼悲情?

就結論而言,我發現女生比例似乎超過男生,因為有男通常就有女,但有女卻不一定有男。考量台灣男性的總數量比女性多,所以宅男比例確實還是比較多呀,推論完畢。

反正女生多代表晚上有很多養眼的畫面可以看,對我來說也不是壞事。我找了一個好位置坐下來,準備等表演,很快的附近便堆滿了女生,從少女到小蘿莉都有,我前後各一對女性搭檔,左邊則是兩名小蘿莉,我反正是沒意見,可以「忍受」她們的喧鬧。我一邊假裝看表演,一邊觀察周圍,很多女生旁邊都有護花使著,而這些人就是我的觀察對象。

我一直覺得台灣女生應該算是很幸福的,男生對女生基本上都不錯,可以讓女生依靠。有的男生被當成背靠、也有的當枕頭、有時還能當成拍草屑的工具。我一邊偷看,一邊倒數,因為我知道一旦五月天唱完,附近的人就會走掉大半,這時我就必須另外找尋最佳地點。

說到五月天,我去年也有來高雄,雖然沒跨到年,但一樣有聽他們的表演。老實說我對好不好聽沒有意見,但我對這件事頗反感,因為我已經連續兩年感受到他們在夢時代表演的不用心,或說至少沒用到全力。我沒去過他們的演唱會,但如果他們真有保留實力,就觀眾而言我會覺得吃相難看。

後來,我到了比較中間的位置,一邊看表演,一邊東張西望,想找尋有趣的畫面。我發現高雄夢時代百貨公司總是有大量的人流,不禁感到好奇,跟隨上去,想要知道大家都去那邊幹什麼?夢時代有多個入口,所以可以清晰地看人群的分流,我隨著一道人流走進,然後看著人流不斷分岔,直到達到終點--廁所。

原來,夢時代就是一間巨型的廁所。

這個巨型的廁所每一層樓都有很多小廁所,而幾乎每一間小廁所都堆滿著人潮,我一層一層往上爬,想知道人會堆到第幾層,我一直爬到第三層才看到有比較空的廁所。順帶發洩完了水份後,覺得肚子有點餓,我又跑去夢時代外面的攤販,看看有什麼好吃的東西。

好吃的東西或許有,但我沒買到。

我最大的心得是東西超級貴,我買了一個類似炸皮蛋的小吃,發現五十元竟然只有兩顆蛋,再好吃也變難吃了。

我又回到會場看表演,站著站著,發現前面的人幾乎都是坐著,本來想跟著坐,但偏偏只有我正前方的那一位小姐站著。問題並不是她會擋到我的視線,反正我可以藉縫隙看就行了,而是她好死不死的穿著可愛的短裙……。

煩惱了一陣子,我還是決定陪著她罰站,一直罰站到跨年,這又是北部應該不會有的特色,高雄似乎不存在冬天,我一直後悔帶著大外套。不過天氣熱也有天氣熱的好處,至少女生不會包得太緊。總之,對我來說,呆站著跨年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 3……2……1……跨年!Happy New Year! 放煙火!」

反正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一直覺得煙火就是一種顏料,可以塗抹整個天空,重點不是色彩炫麗與否,而是怎麼塗!有人似乎覺得花費千萬買顏料在畫布上亂砸是件有趣的事,也許真是有趣,但會好看嗎?才怪!

事實上,我認為趣味永遠來自於人,而不是死物,當跨年煙火在天空肆虐時,好看的永遠是人們的反應,所以在大家抬頭時,我選擇低頭。

有趣的是,距離上次參加跨年的時間沒多久(幾年前吧?),我看到的反應已與往年不同,原本我期待看到的是接吻和擁抱,年輕人的又叫又跳。結果取而代之的是牽著身邊的人,高舉另一隻手,手上拿著智慧型手機在拍攝煙火。

當下雖然有點失望,但時代改變,也不能說人們變得冷漠,因為我看到的是回程時,許多情侶窩在一起對著手機上的煙火影片指指點點。

一個人跨年的好處是可以在跨完年後繼續在會場遊蕩,隨心所欲。我站在人流的必經之路一動也不動,看著人如潮水,面對而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靜心觀察過這個景象,畫面應該會是什麼?強壯的男人護衛著後面的佳人,勇往直前?

才怪!

是嬌小的女人拉著後面男兒,像鑽頭一樣往前突刺,見縫就鑽!若是多個女孩組成的隊伍,則會手搭著肩組合成見洞就鑽的小火車。說實在的,這種小火車衝擊力不錯,我好幾次偏離位置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許多人的裝扮也非常有趣,有人戴著惡魔的耳朵,也有人帶著螢光棒折成的眼鏡,還有人抱著毛絨絨的嬰孩……毛絨絨?喔!原來是小狗,這種人其實不少,許多女孩心疼牠的小狗,為牠穿上衣服,手不時撫摸牠的頭,甚至還像抱嬰兒一樣抱著走,完全忽視身邊可憐沒人要的男伴。

很多有趣的活動也是在跨完年後才看得見,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大狗很搶鏡頭的跑來跑去,爬下來自己推嬰兒車的小孩,還有一群穿著露肚裝的女生在那邊賣著沒人買的「小鴨礦泉水」。閒得發慌的我,站在旁邊,一邊吃的貢丸湯,一邊看著她們到處抓人買那瓶又少又醜又貴的礦泉水。我很想告訴她們,只要適當的打扮,誰都可以很好看,並不只有露而已,有肚子的女生穿露肚裝,實在挺不適合……當然,這多半也不是她們願意的,一定又是所謂的「上層」要求。

順帶一提,我吃的貢丸湯一碗只要十元,限量發售……或說「號稱」限量發售,我在旁邊看了半天,也沒等到賣完。

後來我又看到一群女孩,高舉著寫著「Free Hugs」的牌子,「Free Hugs」中文直翻即是「免費的抱抱」?隨便啦!總之意思是她們願意與任何陌生人抱一下,大約是這樣的概念,頗有溫暖的感覺。本著犧牲奉獻的精神,我也上去「咬著牙、忍著淚」的去和她們抱一下,剛好發洩一點心中些許的怨念。隨後,我便在後面跟著她們,看她們與別人擁抱。想當然爾,很大部分的人其實不太敢和她們抱,但是抱身邊的人還是挺有勇氣的,所以有意思的是她們所過之處,都會像開花一樣,開出一對對擁抱的人們。

等到人群越來越少,看起來地上垃圾的比例也越來越多,等到人群幾乎完全散去,就只看見一片垃圾了。接下來,也才終於現出一群默默努力、原本「看不見」的工作人員,像是撿垃圾的清道夫,或在附近晃來晃去的警察。順帶一提,跨年夜我看見最漂亮的女生,是一個騎摩托車在我面前經過,橫跨垃圾海的女警。

終於,到了挑戰時刻--回家!而我也馬上卡在第一個關口--捷運。由於捷運人太多了,所以有人群管制。但是一大群人擠在捷運站門口也不是辦法,所以站方人員擋在門口前開始帶起了團康,徵求願意拿著麥克風公開示愛的情侶可以拿到票,而且女方甚至還要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才行。大約玩了兩、三輪左右,終於可以進捷運站了,然後才是地獄的開始!

如果說跨完年,路上回去的人潮是狂暴的水流,那捷運站裡就是一灘死水,而且是越來越臭的那種。裡面又熱又悶又擠又绮靡(女性居多嘛),到了火車站,繼續和別人擠;到了火車上,繼續和別人擠;到了台南,下了火車……還是繼續和別人擠。天啊!怎麼這麼多台南人?結果我大約快四點才回到寢室,看到室友還在床上扭動就知道他也剛回來沒多久。

這是一場有趣的旅程,如果沒意外的話,我之後應該還是去選擇一個人去跨年吧?明年大概就是台北場了,從來沒去過,想去挑戰看看。

順帶一提,我的腳還活著……還有知覺。

作者:

大類|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