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短篇故事胡言亂語

小喵的故事

這裡是天堂。

天堂裡有一個活潑的小天使,她非常喜歡學貓叫,平時有事沒事就會「喵」一下,所以別人都叫她--小喵。

小喵活潑好動閒不下來,活蹦亂跳成天到處亂跑,去海邊跳浪,去河邊泛舟,在湖邊看鴨子吵架。有時,她會爬上天堂之門,搖晃著雙腿,坐看一群群好人爭先恐後地湧入天堂;又有時,她會坐在地獄之門外的大石上,看著一群群壞人滾落地獄。

在別的天使眼中,小喵就是這麼一個可愛又有活力的小天使。

至少原本是如此。

「小喵!我們一起去玩好不好?」

「很忙,沒空。」

「那妳什麼時候有空?」

「很累,不想。」

「什麼意思?」

「不想就是不想,不去就是不去!」

其他天使不知道小喵突然發什麼神經,每個關心她的人都被她冷淡的拒絕。最後大家都不想去貼她的冷屁股,漸漸開始疏遠她。

小喵從此幾乎不與別的天使往來,不和其他天使一起去海邊喝酒吃肉,也不和他們去水鏡池免費看下界的電影。

她待在家裡死不出門,就算偶爾出門,也只會獨自一人盤坐在花園與地上爬的蟲子說話,或是跑到林裡的古樹上,找一根最粗的樹枝上倒吊,種種怪異的行為讓許多天使議論紛紛,敬而遠之。

***

「我不喜歡看電影!」小喵默默地鼓起嘴巴,低聲的嘟囔:「妳們都不知道。」

小喵不開心,不開心很久了。常年來她強顏歡笑,試圖讓別人感受她的活潑,讓人覺得她與別的天使沒什麼不同。

直到某天,她看著湖邊的鴨子,突然淚流滿面,發覺自己已經十分疲累了。

她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該喜歡什麼?她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

她覺得很煩躁!

雖然沒有人曾當面嘲笑她,但她就是知道別人總是對她另眼看待!

她不喜歡這個感覺,她知道別人對她的眼神裡總有一個叫「同情」的東西。

在她面前,別人總是希望避免傷害她,讓她想起不好的回憶。

天堂裡個個都是好人,個個都有同情心,所以個個都非常討厭!

就因為她是個畸形的天使。

***

人有強大的適應力,擁有各項人類美德的天使也有。

漸漸大家也都習慣了小喵的轉變,除了過往的朋友偶爾會去她家探望外。小喵已經幾乎不與同輩的朋友往來了。

但事情總是很奇怪,當人們習慣這一切後,小喵似乎又變回以前的小喵。

她又開始到處玩樂,從天堂東一路玩到天堂西,一付不玩死自己不罷休的模樣。

「一到四要去花蓮,五六要去小琉球!決定了!這個星期就去一個叫台灣的地方玩!」

回來後,她會很開心的和朋友說她最近玩了什麼,看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天使們聽了也都很開心,無論是對內容還是對小喵皆是如此,天堂一團和諧。

直到有一天。

一道慘叫聲震動了整個天堂。

不曾在天堂發生過的事情就這麼突然地發生了。

從來沒有人想過竟然還會出現這種事情,這裡不是純善的天堂嗎?

一名誤闖進小喵家的天使,撞見了她盤坐在地上,一邊吃東西,一邊看著兩個男人「互相撞擊」的影片。

這名天使笑了笑,正準備調侃小喵不是一隻純潔的小喵時--突然看見了她正在啃食的肉塊和地上一具面目全非的天使屍體。

這才發現,原來地上鋪的並不是紅地毯,至少原先不是。

「妳……」話還沒說出口,這名天使已經忍不住靠在牆上,抱在肚子乾嘔。

她似乎了解小喵最近出去玩的朋友實際上是跑到那裡去了。

「妳……妳吃了她們?」

小喵沉默了一陣,點點頭,然後說:

「好吃。」

於是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

從來沒有聽過天使還會犯罪的,更何況是這種慘不人睹的謀殺、分屍、食天使的恐怖暴行。

眾天使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因為天堂根本沒法律!

法律只是道德的底限,天使的道德遠超於此,那裡需要法律?

問題是……現在該怎麼辦?臨時定個法律嗎?可是這裡沒有幾個人懂呀?立法的委員們,有多少上得了天堂?

大家吵翻天。

準確來說,是天使們自己定義的吵翻天。對於最惡毒的話是「你真不夠善良」的天使們,能指望他們吵出什麼東西?

總而言之,大家都無力解決這個問題。

碰巧聲名遠播的智者解磯上人最近雲遊至此地,打算於二月二十四日開壇講道。

一名解磯上人的粉絲提議:「不如我們去問解磯上人吧?」

眾天使們眼睛一亮,於是就在二十四日,一同衝去解磯上人入住的道場,希望上人能給予一些提點。

「有某種混沌的狀態,在宇宙還沒誕生之前就已經存在了,這種狀態看不到、聽不見、也摸不著,卻又無所不在。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它,只好暫時稱作『磯』。」

「這不容易解釋,但是如果有人以『這就是磯』來說明磯,那就不是真正的磯。」

解磯上人搖頭晃腦,不斷地拍頭,試圖將世間最本質的道理說明清楚。

「說白話一點,萬物的存在,其實是因為人們取了名字才產生的,在自然的景象中,人們用自己的方式區隔出『樹』、『土地』等概念,不斷區隔下去,直到形成我們認知的世界。」

解磯上人頓了頓,繼續說道:「但這樣一來,區隔出『好』,就會產生出『壞』;區隔出『善』,也因此產生『惡」。因為無『惡』,如何分辨善?」

「如果我們反過來看,不去區隔這些概念,所看見的便會是一個混沌的世界,無壞無惡,人們反而能活得平和安適,這就是「磯」的狀態。」

看著台下似乎在凝神思索地眾天使們,解磯上人微笑地點點頭,摸了摸下巴的鬍鬚。

殊不知眾天使正利用傳音術在台下偷偷地討論著:「你知道上人在說什麼嗎?」

「不知道,不過感覺好厲害!」

「等等!?我們不是在問怎麼處置小喵嗎?」

大家左看右看,一個天使鼓起勇氣舉手發問:「所以請問要如何處置小喵呢?」

解磯上人蹙了一下眉,詫異地說:「我說了這麼多妳們還沒搞明白?」

一群天使紛紛搖搖頭。

解磯上人氣惱的說:「那還不簡單?『罪惡』是妳們自己區隔出來的概念,不去鳥它不就行了?」

眾天使繼續傻愣愣地看著上人。

無奈著看著眼茫然的天使們,解磯上人突然換了一種口氣說:「嗯……好吧!根據我的觀測星象輔以線性代數加上離散數學計算後的結果,只要把她丟下人間,眼不見為……喔!她就有五十趴的機率由壞天使轉換回好天使,而且轉換時使用的能量是太陽能,乾淨環保,不會有任何汙染。」

眾天使立刻「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於是事情便這麼決議了。

三天後,一群男天使們七手八腳地把小喵從家裡抓出來,扔下人間;另一群女天使則從小喵家裡翻出一大堆奇怪的漫畫和動畫影片,決定帶回去好好地審視小喵的罪惡。

為了讓行動顯得更加師出有名,一名常看動畫的天使想到了個很有詩意的理由--去追尋「答案」吧!

***

「答案是三小?」

下凡的畸形天使邊走邊抱怨:「我最討厭走路了,我最討厭走路了,我最討厭走路了……喵!」

「就不能想一個好一點的理由嗎?比如說『去耽美大展懺悔』就很棒呀?喵!」

天使們的用意不難理解,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處置她,但又不能讓她繼續吃天使,乾脆眼不見為淨,趕入凡間。

沒有意外的話,她再也不能回天堂了。

「好想吃酥脆地炸天使……可惜以後大概吃不到了喵。」

除非有一個好的理由,不然她的同胞們不會讓她回去吧?

也許該試著對下凡的天使下手?

反覆琢磨著血淋淋的議題,小喵走進森林。

小喵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人一多,空氣就不好,心情就會很煩躁。

森林不錯,人少空氣佳,這裡會是個休息的好地方。

……至少原本預想是如此的。

一個巨大的黑影襲來,打斷了沉思的小喵。

小喵抬起頭,冷汗瞬間冒出。

俯身,大腿用力一彈,往後急退。

砰!

不知背後撞到樹還是欄杆,小喵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

黑影依舊在,從「牠」出現在小喵面前,「牠」與小喵的距離就沒變過。

無論小喵退得多快,「牠」就是在小喵面前。

最殘暴的魔獸,天使永恆的敵人。

末日蟲獸!

天使之敵?這只是好聽的說法。

天敵,才是比較準確的形容。

這種蟲形惡魔幾乎都信仰某個來自深淵的神秘的教派。

「食天使,證為惡!」

身為惡魔,就應該要是邪惡的。

但邪惡不能只是口號!必須要用具體的行動來證明自己的邪惡,不然別的惡魔會看不起你。

「唉喔,那裡來的小蟲蟲呀?說好的邪惡呢?年輕人只會出一張嘴,爛草莓!」

要怎麼證明呢?

很簡單,讓世界少了善,不就是為惡了?

天使是善良的,那就吃掉!既能為惡,又能使肚子飽足,何樂不為?

所以這群惡魔們整天發情似的到處去吃天使,從早忙到晚,以求長輩認同。

結果自然是徒勞無功,他們長輩可是大惡魔耶?

不過要比邪惡,這些底層的惡魔也確實差得遠,所以也沒什麼好怨的。

但就算只是底層的惡魔,仍舊是天使的大敵。

更何況眼前的蟲獸來得詭異,給予的壓迫異常強大,恐怕不是普通的貨色。

小喵定了定神,突然往側邊用力一跳,擦過旁邊的樹幹,全力奔逃。

碰!

摔得狗吃屎。

絆倒小喵的不是蟲獸,而是莫名出現的解磯上人!

「哈囉!小妹妹,上人我來講課了。」

解磯上人彎下腰,看著五體投地的小喵。

小喵轉過身,掙扎地想要爬起來。

解磯上人伸出手,壓下。

「聽我說,妳先別緊張,請待我細細道來。」

小喵再度想要爬起來。

再度壓下。

「靠!你這個老東西想幹什麼?」

「教課。」

小喵錯愕地看著臉上掛著詭異笑容的解磯上人。

上人清清喉嚨,開始課堂解說。

「大自然奧妙無窮,複雜無比,可以說造物者『程式設計』能力天下無敵。」解磯上人搖頭晃腦。

「但是不管多麼強大的設計師,設計出來的東西都一定會有 bug!在程式設計中,bug 就是設計錯誤的地方。好比說只要操作得當,就可以讓一群螞蟻不斷的轉圈圈,一直轉到死為止。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螞蟻有 bug!」

「這證明了大自然也是會有 bug。就像雞這種生物也可能有 bug,我曾經看過一隻小雞,牠會哭會笑會喵喵叫,正常的小雞怎會如此?這種就是有 bug 的小雞!」

小喵再度掙扎,上人再度壓下。

「我不知道啦!蟲獸!蟲獸!你後面有一隻邪惡的蟲獸!」小喵極度煩躁,想把這個老瘋子的頭扭下來。

「因此,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隻小雞用牠的翅膀將貓抓起來抱也不必覺得奇怪。
我之所以再三強調,要懂得打破這些『區隔』,是因為當你有了『區隔』,就有可能產生負面的情感,好比說這隻被雞抱起來的貓,牠就一定非常慌張,不明白怎麼會有一隻雞能將牠抱起來……」解磯上人的解說似乎永無止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呀!嗚嗚……」

面對嚎啕大哭的小喵,解磯上人自得其樂的又繼續講解了半個小時。

「總之,妳碰到的這隻就是有 bug 的魔獸。一般來說牠不太吃天使的,我們平常都稱牠為『沉思的蟲蟲』。只要回答出牠的問題,牠就不會吃掉妳。」

不等小喵回應,解磯上人突然又「咻」一聲不見了。

***

「呼,終於走了……下一位可以來了喵。」

沉思的蟲蟲乖乖走到小喵面前,看到小喵正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忍不住舉起巨大的爪子想學解磯上人的做法壓倒小喵。

卻沒想到小喵注意到蟲獸的行動後,便自動回到地上躺好,四腳朝天,一付任君宰割的模樣。

蟲獸尷尬的搔搔頭,又把爪子放下。

已經豁出去的小喵用手撐起頭,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請問有什麼事嗎?」

「那個……那個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我三天了。」

「沒問題,你問吧喵。」

沉思的蟲蟲突然轉過身子,抬頭望著天,緩緩地說:「如果我有一個女朋友,她另外交了一個女朋友,請問我該不該吃醋呢?」不知為何,突然有種滄桑氣息撲面而來。

小喵傻眼,登時愣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又如果,我女友的女友閒著沒事,另外又交了一個男朋友,那她的男朋友和我又是什麼關係呢?」

「……」

沉思的蟲蟲突然又過轉身來,靠在小喵眼前,露出鋒利到嚇人的牙齒:「回答我!」

「這……」

「也許妳不知道,天使肉非常好吃,我可否能忍住不吃掉妳,就看妳的回答了。」

「……這……這是你自己強行區隔的結果,萬物的存在,其實是因為人們取了名字才產生的。如果你不去區隔這個差別,那就不會有差別。好比說你女友的女友的男友,如果你不去區隔這個關係,那就只是一隻普通的魔獸而已。」小喵表情不自然:「又比如說你的女友的女友,她又不是搶你的女友的男友,而是搶女友的女友。如果你不去區隔,怎麼會和你有關係?喵?」。

「……」

「……」

「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我好像其實沒什麼損失……她仍然只有一個男友呀!」蟲獸自言自語:「而且無論是一個還是兩個,反正我至少有一個或一個以上個女友?我好像還有賺?太好了!」

巨大的蟲獸轉身就走,果真沒有要吃小喵的意思。

不知為何,一道念頭閃過,小喵突然福至心靈,爬起來大喊:「等等!我也有問題要問你!」

沉思的蟲蟲疑惑地轉過身。

「妳有問題要問我?」

「沒錯喵!」

沉思的蟲蟲感覺頗有趣,從來沒有一個天使敢這樣和牠說話。

「好吧?妳又有什麼問題?」

「我……我其實也知道天使肉很好吃喵!」

「啥!?」

在說謊成性的惡魔堆裡長大的蟲獸立刻直覺是一場騙局。

不過仔細一想,眼前的可是擁有一切美德的天使,天使又怎麼可能會說謊呢?但問題是天使又怎麼可能知道天使肉很好吃呢?

沉思的蟲蟲對著小喵左看右看,除了長得有些畸形外,怎麼看都覺得這是一隻純正的天使,並非惡魔假扮。

「妳怎麼會知道?」

「我吃過,而且我喜歡吃喵。」

沉思的蟲蟲猛然瞪大雙眼,嘴巴忘記關上。

「怎、怎麼可能?啊!……有 bug 的天使!哈哈哈!原來如此!」

是啊?都有不吃天使的末日蟲獸,為何不能有喜歡吃天使的天使呢?

沉思蟲蟲大笑,狂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不知為何,笑得想起在族裡被排擠的自己。

「好吧,我了解了,那麼妳要問什麼?」

「我喜歡吃天使,但我是天使喵。」

「所以妳有身份認同障礙還是?」

「我不知道怎麼抓天使,從來沒學過喵。」

「也是,再怎麼神經病的天使學校,大概都不會教這個吧?」

「但蟲獸不一樣,既然你們喜歡吃天使,那麼你們一定擁有相關的知識和經驗吧?我想學!」

「……」

好一個神經病,這個天使的 bug 有點嚴重?

蟲獸來回踱步,沉吟了半晌,轉頭對小喵說了幾句話。

小喵點點頭,又討論了一陣子。

終於,兩人露出滿意的笑容。

***

解磯上人是好人。

好,有很多種。

有些人的好,是對自己人好,對其他人則不然。

但解磯上人的好,是博愛的好,沒天理的好。

對他來說,連每一隻螞蟻都是值得重視的,誰都不可以在他面前殺死那怕是一隻螞蟻。

如果有人把他的頭扭下來,他在升天前,恐怕還會擔心扭他頭的人,手有沒有拉傷?他掙扎是否過於用力?有沒有碰傷人?

他就是這麼一個無可救藥的好人,所以他才會不厭其煩的四處旅行,教授人們知識和做人的道理。

最近,他有了新的煩惱。

他注意到了一個特別的小天使。而這個小天使沉淪於食欲之中,因而犯下食天使的大錯。

食天使?這太可怕了!可是該怎麼幫助這個迷途的小天使呢?

因為上人簡單的一句話,她一個人被放逐到凡間,她是不是很孤單?會不會覺得寂寞?她會不會懷有憎恨呢?

不行!不能就這樣放她不管,必須偷偷跟去,教導她向善。

如果她碰到困難,就用知識去幫助她。

必須想個辦法,讓她了解吃天使是不對的行為!

前幾天,小喵遇見了「沉思的蟲蟲」。

許多人都知道,只要回答得出「沉思的蟲蟲」詢問的問題,基本上都可以安然無恙。但如果隨便逃跑的話,反而有可能激怒牠而引發危險。

但這個小喵顯然不明白,所以上人只好上前制止她逃跑,不過看她哭得這麼傷心,上人其實也有點迷惘,這樣做到底對還是不對?

心煩意亂的上人只能走人,但沒過多久,還是覺得放不下心,只好又回頭找小喵,可惜等他回去後,該處早已經不見人影了。

*** 

尋了許久,再次見到她已是數天之後。

小喵其實沒走多遠,還待在這附近。當解磯上人望見小喵時,她正站在一間小吃店的門口發呆。

「聽沉思的蟲蟲說,『答案』就在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喵搔了搔頭,走進店裡。

店裡頭沒有冷氣,只有幾台電扇吹呀吹,但有氣無力的風扇吹出來的都是熱風,讓人忍不住想躲開被吹拂的方向。店裡人聲鼎沸,客人幾乎塞滿了整個空間,只留一個狹長的走道讓人進出。

小喵下意識的想逃出店外,碰巧旋轉扇的風吹向她,伴隨著熱風的香氣撲面。

「這是什麼味道?好香!」小喵深吸一口氣。

「好東西。」一旁的大叔接過話,然後指了指他身後的空位:「吃吃看就知道了。」

小喵乖乖的坐下,點餐。

隨後,一個大碗放在小喵面前,露出誘人的氣味。

「好大碗?這就是傳說中的餛飩麵嗎?」

小喵笨拙地拿起筷子,夾起眼前的餛飩一口吃下,立刻臉頰脹紅,雙眼圓瞪,差點驚叫出聲來,她抹抹嘴巴,又吃了一口:「好……好吃!太好吃了!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怎麼可以這麼好吃?這太犯規了啦!」小喵狼吞虎嚥,瞬間就吃了半碗:「原來餛飩麵這麼好吃呀?那我還費神吃天使幹嘛呢?」

在一旁觀看許久的解磯上人忍不住現身。也不知道是施了什麼樣的魔法,他憑空出現在桌子對面。

他用力地拍了拍桌子:「可不是嗎?明明比天使好吃的東西一大堆,吃那麼多垃圾食物幹什麼?」他露出「我早就知道了」的表情,得意的說:「所以妳明白了吧?現在我帶妳回去,以後吃餛飩麵就好,不要吃天使了。」

看著眼前嚇了一跳,然後又猛點頭的小喵,解磯上人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忍不住開心地笑了。

在解磯上人的保證下,小喵回到了天堂。

又過了沒多久,受到大家熱烈愛戴的解磯上人,終於授完他那令人聽不懂的課程,又飄然遠去了。

天堂又回復了往日的祥和。

***

水鏡池邊,兩個小天使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腿,下巴頂著膝蓋,正盯水鏡池瞧。

水鏡池名符其實,就如同一面鏡子,光滑而透亮,鏡中反射著人間的景致,畫面猶如親眼所見,但仔細觀察仍能看見流動感,讓畫面多了一絲夢幻的色彩。

「不知道小喵還有沒有別的的片子?」

「別的?妳說那天拿的嗎?不是說妳沒有興趣?」

「是沒興趣,不過……反正就是有點好奇還有沒有?」桑桑往後躺下,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過程中還隨手拍了拍果果的屁股。

果果沒有理會,仍然緊盯著水池。從剛剛到現在,她就一直盯著一對夫妻瞧,不知道在看什麼?

「說起來,我們把她的片子帶走,是不是應該還人家了?」

果果皺了皺眉,大概是因為剛剛那個剽悍的女子甩了她老公一巴掌。

「也對,我們等會一起去把片子還給她。」

看完了一場人倫大戲,最後以妻子完勝告終,桑桑和果果便出發前往小喵的家。

***

「妳說小喵會把我們吃掉嗎?」桑桑東張西望,發現小喵的家附近變了許多。

「小喵不是認錯了?而且據說她不是找到了一個比天使更好吃的東西嗎?」

「天使會好吃嗎?」

「我那知?不過我倒是對那個叫『餛飩麵』的食物產生興趣了」

「那我們以後要一起去吃嗎?」

「嗯。」

說完,她們來到了小喵家門前。

不知道為何,兩人突然感到一股寒意,猛然回頭。

「天啊!天堂怎麼可能會有末日蟲獸?」桑桑大聲驚呼。

砰!末日蟲獸堵住兩人的退路,果果回頭用力敲響小喵家的大門。

「小喵!快開門!救命呀!」

但是裡頭沒有任何回應。

「問妳一個問題。」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咦?」桑桑和果果顫抖地轉過身,倚著堅實的大門,跌坐在地,看著眼前兇惡的蟲獸。

「什麼是罪惡?如果人吃肉無罪,那對一個吃天使為生的種族,吃天使是罪惡嗎?」

「什麼……什麼意思?」桑桑問道。

「快說!」邪惡的蟲獸露出牠可怕到嚇人的尖牙。

兩個小天使差點嚇得從地上彈起來,她們從未下過界,那見過這種場面?

桑桑顫抖的回應:「大……大概沒有吧?」

「那麼一生除了吃天使外,沒幹過其他壞事的末日蟲獸是不是也能上天堂?」

「好像沒錯?」

「很好,所以妳們見到我也是十分合理的。」

對呀?誰說不能有善良的末日蟲獸呢?

兩個天使若有所悟,站了起來。緊接著一個激靈,等等!這隻蟲獸還是會吃天使呀?她們倆又嚇得跌坐在地上。

「別擔心,我是一隻特別的末日蟲獸,只要妳們成功回答我的問題,我就不會吃妳們。」

「你講真的?那我們算有成功回答嗎?」

「差不多,所以我不會吃妳們。」

小天使們終於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的好運。

「……但『名義上』還是我吃的。」

「啥?」

這時大門恰到好處地開啟,正見到小喵蹲坐在玄關上,一手拿刀,一手拿叉,對著兩人露齒微笑。

「喵!」

「妳……現在只吃餛飩麵對吧?」果果小聲試探。

「喵!」

「……」

「喵!」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妳不能這樣!」桑桑大聲哭喊。

一聲悶響,喊叫聲被小喵殘酷地敲碎,血水四濺,天使和蟲獸協力工作,一同處理新鮮、不時還會顫動的食材。

伴隨著蟲獸的低聲教導和小喵的笑語聲,一個平靜美好的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喵!誰說我只能吃餛飩麵呢?都吃不就成了?」小喵微笑說道。

從此,小喵吃得滿足,「不挑食」的蟲獸也不再受到歧視,大家都過得很開心。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喜歡耽美,不然會被小喵吃掉,這是定律!

作者:

大類|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