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短篇故事胡言亂語

小喵的故事2 – 食材篇

上一篇: 小喵的故事

果果猛然睜開雙眼,頓時被天花板上白花花的燈光刺痛了眼睛。果果呼了一口氣,感受身上的觸感,覺得自己應該是躺在床上,床軟軟的十分舒服。

「所以說,我還沒死?」

回憶起失去意識之前的情景,思緒一片紛亂,果果甩一甩頭,整理一下現在的狀況。最後的印象是小喵純真的笑臉……還有她手上的刀子。

刀子?

果果嚇得想從床上跳起來,沒想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又將她扯回床上,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全身上下都被繩索綁在床上。果果奮力掙扎,皮膚都被勒出一道道紅痕,但拇指粗細的繩索顯然不是果果纖細的身板能夠扯斷的。又努力了半天,一點效果都沒有,果果累得不停吐氣,還被脖子上的繩子勒得差點沒法呼吸,確認自己沒有能力掙脫後,果果只好暫時放棄了逃脫的打算。

「……嘛,至少好像沒死?」

「當然,為什麼要把妳殺死?」

忽然左邊一道聲音傳來,果果好奇的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一隻蟲獸坐在窗旁的椅子上,正是「沉思的蟲蟲」。

牠神情專注的閱讀手上的書本,書的封面看不清楚,但看得出有些年頭。旁邊的小茶几上放著一張對折過的 A4 紙,一支筆正壓在上頭,似乎拿來當筆記或書籤之用。仔細一瞧,茶几旁的包包裡似乎也放了好幾本書,這隻蟲獸有這麼愛看書嗎?

敢情這是一隻……知性的惡魔?那有可能?一定全是情色書刊。

「妳不知道嗎?小喵她超級善良的。」

「呃……善良?」這隻蟲獸是不是誤會「善良」的意思了?

「當然!她愛好和平,喜歡鮮活的生命,不喜歡虐心的故事劇情,要知道,她連一隻螞蟻都不肯殺耶!」

「在她身邊連走路都得要小心,免得不小心踩死經過的小蟲子,她可是會生氣的。」蟲獸認真的說。

果果嘆了口氣,也許對惡魔而言,這樣已經是善良的不可思議?

「可是你不是想把我吃掉嗎?」

「不是我,是小喵,我沒有特別喜歡吃天使的。能吃就行了,天使有什麼好吃的呢?」

「那她為什麼不把我吃掉?」

「吃掉妳不就死了?這麼想死?」

「呃……不是,但可是……」

「善良的小喵連一隻螞蟻都不肯殺,又怎麼會殺妳?」

「……我怎麼覺得有被歧視的感覺?」

「好吧,主要原因是一次把妳吃掉,不符合經濟效益。」

「咦?」

「基於永續發展的原則,由於天使的再生能力很強,我們一般不會一次把天使吃掉。每次只吃掉一點,等長回來後再吃,這樣才是最環保的方式,為環境保育貢獻出一份自己的心力,而且還能減少未來抓捕的麻煩和危險性。」

「注重環保,講究生態平衡,即是我能上天堂的主要原因!」蟲獸做了一個強而有力的總結。

「什麼跟什麼啊!?」果果覺得自己快瘋了。

「別吵,我在看書。」蟲蟲轉頭繼續看自己的書。

「快把我放了!等等!既然你們不會殺死我們,那我要見桑桑!」

「不給見。」

「為什麼?」

「吃掉了。」

「什麼!?不是說不會殺死我們?」

蟲獸沉默了一下,對著果果說:「我和小喵說妳已經被我吃掉了,所以妳不能見桑桑。」

「咦?」

「小喵又不曉得我明白這個道理,我說把妳吃掉了,她又怎麼會懷疑?」

果果安靜下來,突然發現眼前的這隻蟲獸好像對小喵隱瞞了什麼。

為什麼呢?

把自己藏起來對牠有什麼好處?好像有什麼陰謀……而且似乎是針對小喵的?

不對。

小喵有什麼值得被針對的?也許牠想藉著小喵做什麼邪惡的計劃?仔細想想,眼前的蟲獸可是個惡魔,有什麼邪惡的事情想不到?也許牠是想用小喵天使的身份,對天使一族做出什麼,不管怎麼樣,對小喵來說多半不是好消息……好像想得太遠了,這不是現階段的自己能考慮的事情,不過牠一旦發動什麼陰謀,說不定自己能有逃脫的機會?

***

又過了一陣子,蟲獸打了個呵欠,從椅子上站起來,來到果果旁邊。

果果有點緊張的瞪著蟲獸,不知道牠想做什麼。

就看著蟲獸提起巨大又鋒利的爪子直接把果果的左腳扯下來,鮮血瞬間染紅了床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幾乎壓倒了果果的意識。

蟲獸的動作很快,迅速地把手中的大腿斷口處用細繩綁緊,以免讓血液滴到地上,但對果果這邊可怕的傷口卻不予理會,一付不管果果死活的模樣。

可是仔細一瞧,便能會發現果果的傷口看似觸目驚心,但是流出來的血卻不多。而且才沒過多久,傷口甚至已經長出許多肉芽,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天使的再生能力果真非常強悍!

但恢復能力強,不代表傷口不會痛。

果果痛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徒勞的掙扎扭動,想要逃離眼前可怕的惡魔,可惜身上的繩索綁得非常結實,完全沒有鬆動的跡象。

蟲獸拍拍了她的頭說:「放心,依照我的經驗,妳四個小時後就會恢復了。別哭,乖。」

說完,蟲獸便哼著歌,一手拖著果果的大腿走進廚房。

也不知道蟲獸在廚房忙些什麼,弄了很久才出來,敢情晚餐宵夜一併進行完畢的樣子。隨後蟲獸繼續哼著歌,將果果重新長出來的左腳綁好,然後「啪」一聲關上房門,離開房間。

一日又一日,蟲獸每天都會定時回來房間看書,然後用果果的一條大腿充當晚餐和宵夜。

果果哭泣,求饒,但蟲蟲幾乎不為所動,或著有所動,但以果果不能接受的方式實行。

「是不是很痛?」

「嗚嗚……嗯!」

「這樣啊,那今天拔右腿好了,這樣妳左腿應該就不會痛了。」說完,蟲獸爪子伸向另一個方向,一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果突然明白,真正的邪惡不是把一次把人玩死,而是分多次慢慢玩,玩得你要死不死,這才是真正的邪惡。

果果用盡任何方法想逃離這個地方,偷襲,自殘,甚至色誘都沒有效果,果果漸漸開始絕望,眼神開始失去清明。

「我想死,我的腳好痛……嗚嗚。」

在無止盡的折磨中,果果忍不住開始期待蟲獸針對小喵的計劃。

「全部都是她都是她都是她都是她都是她都是她……」果果心境越來越混濁,仇恨在心中滋長,連身後的翅膀也變黑了許多。

***

就這麼又過了好幾日。

一天,蟲獸表情有些焦躁的走進房間,在窗旁看一會兒書便看不下去,牠在房間來回轉圈,似乎心有點靜不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蟲獸雙手抓頭。

氣氛非常詭異,就看著蟲獸不斷地繞圈繞圈繞圈………然後就是不停地沉默。果果一句話也不敢說,連呼吸都放輕了一些。

蟲獸突然轉頭看向果果問道:「妳快樂嗎?」

果果突然有點想哭,輕聲嘆了口氣:「……怎麼可能快樂?」

蟲獸歪起頭,敲起了腦袋,突然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了解!從今天開始,我每天和妳講故事。」

「沒興趣。」

「BL 故事。」

「好!」

於是蟲獸最近每天晚上,都會坐在果果的床邊,講起了睡前故事,一個關於 A 君和 B 君的愛情故事。

最近果果都是笑的入眠的,覺得人生終於有了一點希望,甚至對蟲獸升起了一絲絲好感。

尤其是不久前 A 君終於突破 B 君的心房,在海邊進行了第一次親嘴,果果開始覺得這樣過下去也不錯。

不過好日子沒過多久,蟲獸又發起瘋來。

「妳最近是不是很快樂?」

「好像有點,對了!那個 A 君偷偷跟著 B 君,最後發現了什麼? B 君準備給 A 的秘密禮物嗎?」

蟲獸冷笑:「那個 A 君發現 B 君,竟然愛上了別的女孩子。原來 B 君突然發現,自己其實還是比較喜歡女生,只是之前還沒碰到自己真正喜歡的女生罷了,他怕傷了 A 的心,所以偷偷與別的女生交往。」

「什麼!你不能這樣!」果果失聲驚叫。

「A 君大受打擊,誓要挽回 B 君的心。」

「結果呢? B 君成功的被挽回了嗎?」果果期待的說。

「不,A 君發現自己竟然也開始喜歡了那個女孩子了!動人的女體果然還是男人所嚮往的呀!哈哈!」

「什麼!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果果哭得唏哩花啦,一整個晚上哭得不停,哭到最後眼淚都流不出來,嘴角都跑出血絲。

蟲獸這天什麼也沒做,默默地看著果果大哭特哭,固定的時間一到,準時轉身離開。

從天堂掉進地獄,讓人更加難熬,也許這也是惡魔折磨人的一環?

隔天,蟲獸來了房間,看書、拔腳、吃晚餐宵夜,但沒有再說故事。拔腳時,果果就像是屍體,一點反應也沒有,蟲獸也不在意,還是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反正對牠來說,安靜的果果反而比較不那麼討厭,至少不會吵自己念書。

一日又一日,看書、拔腳、吃晚餐宵夜,每天規律地進行。

果果沒再說話,或許她身體雖然活下來,心卻已經死了。

***

這天,蟲獸又走進房間,看著果果端詳。

「也該是時候了。」蟲蟲靜靜地道。

果果塵封已久心忽然一動,是時候?什麼時候?

計劃!對!蟲獸的計劃!那個針對小喵的計劃!

果果雙眼忽然有了精神,露出毫不掩飾的仇恨。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喵被帶進了一個房間。

小喵有點緊張,感覺蟲蟲今天的神情不太對勁,好像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的感覺,雖然蟲獸自以為裝得很好,但怎麼逃得過她敏感的心?

突然房間的全暗下來,小喵忍不住發出驚叫,但一陣香味傳來,似乎又和自己想得有點不一樣。

「我知道妳幾乎沒什麼特別喜歡的,只喜歡吃而已。」蟲獸慢慢地說道。

「為了妳,我努力的學習。」

「吃天使之道,博大精深,我每天閱讀,每天練習,就為了這一刻。」

「這種料理,特別重視食材,無論是年紀、肉質,甚至情緒都會影響鮮美程度。」

蟲獸深吸一口氣:「……我努力就是為了妳,妳願意和我交往嗎?」

隔壁房間傳來一聲哀嚎。

房間一陣寂靜,除了蟲獸有些粗重的呼吸聲--還有隔壁的哭鬧聲。

「……哼!你以為隨隨便便的美食就能把本喵帶走嗎?」

「什麼!?」

「也只有你才能。」小喵甜甜的笑。

「因為我也喜歡妳。」小喵親了蟲獸一下,一下子蟲獸陷入了幸福漩渦之中。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蟲獸開始喜歡了小喵,特別是喜歡小喵吃美食,所洋溢幸福的表情。

「呵呵呵呵」蟲獸不停的傻笑,感覺上天堂都沒這麼開心。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是你女友,你是我男友對吧?」

「呃,是的。」

「女友說的說你都會聽對吧喵?蟲蟲?」

「呃,好像是的。」現在正名為蟲蟲的蟲獸突然感覺好像有那裡怪怪的。

「很好,跪下!」

「咦!?」

「跪下喵!」

「是是是,對不起。」

「聽好了,現在宣讀小喵家的家規。」

蟲蟲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小喵家法第一條:蟲蟲有罪,以上喵。」

半嚷沒了聲息,蟲蟲忍不住問:「然後呢?」

「啊就有罪了呀,還要第二條幹麻?」小喵一腳踩住了蟲蟲的頭,宣示了自己的地位和權力。

就這樣,兩人的愛情故事就這麼展開了。

他們的愛情故事,有歡笑,有淚水。她們有共同的興趣,卻沒有相同的嗜好。

蟲蟲喜歡海,但小喵只喜歡山。

蟲蟲喜歡人氣十足都市,但小喵只喜歡人煙稀少自然之地。

蟲蟲教小喵吃天使的技巧,但沒有很喜歡吃。

蟲蟲喜歡玩弄的過程,小喵只想到吃。

認識不同點,相處才是難事。

相同點也不少,這也是個難事。

「什麼?妳說妳也喜歡女生?靠!妳千萬別再找一個女友,我會發瘋!」

「……好吧,找女友沒關係,但妳的女友千萬不要再有個男友,這是底線!」

他們努力學習怎麼相處,雖然他們也會吵架,但最後都會和好。

相信,他們會一直相處到永遠。

***

「以上,就是我們浪漫的戀愛故事。」小喵盤腿坐在桑桑的肚子上,為故事做了個總結。

「為……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桑桑忍受著不舒服,不明白這個神經病今天為啥會突然跑來和她講故事。

「無聊唄。而且果果知道,結果妳卻不知道,不覺得很不公平?」

「也許吧。」同樣只剩一條腿的食材桑桑說道。

「而且呀,聽蟲蟲說,牠試了很多次,還是覺得快樂的食材比較好吃,所以我才會和妳說故事喔。」

「……」

「……」

「……」

「……那還是說 BL 故事好了。」

「好的,很久以前,有個關於 A 君和 B 君的故事……」

作者:

大類|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