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短篇故事胡言亂語

小喵的故事3 – 天堂篇

上一篇: 小喵的故事2-食材篇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一名男子臉部歪扭,痛苦地抓緊胸口,勒出一道道紅痕,跪倒在雨夜之中。

多年的研究終於有了成果,可是由結果導出的殘酷真相,卻讓人難以接受!

研究者追求真理,過程中甚至願意付出一切。

可是真理本身是否真的值得追求?悟出真理,一定會幸福嗎?

恐怕並非如此。

「要上天堂最終還是要符合上帝的喜好,但上帝關心的其實不是善惡……」

「我永遠不可能滿足祂,因為這是一個不可能的答案!」

這位久負盛名的學問家,憤懣地摧毀所有的研究成果,並放火燒掉整個實驗室,最後跳河自殺。

留給世人一個大大的問號。

***

天堂,小喵家。

這是一個溫暖的晴天,小喵抱著果果的頭……也只有頭可以抱,在地上滾來滾去。

果果緊閉著雙眼,正在忍受天旋地轉的折磨。

蟲蟲站在一旁,有些無奈的對著小喵說:「小喵,也許妳該出門動一下?」

「喵,我這就是運動,我才不要出去。」

「難得天氣這麼好,怎麼不出門看一下?」

「才不要!外面好臭!」

天堂究竟那裡臭?蟲蟲歪起頭思考,莫非因為自己是惡魔,所以才無感覺?

「妳不是嫌吃膩果果了嗎?不找點新素材妳怎麼吃好吃的?」

小喵也學起蟲蟲歪著頭,敲了敲腦袋,又敲了敲果果的頭。

「……嗯……嗯,如果是為了吃好吃的,那勉強可以接受。」

「那我們立刻出發吧!」

就這樣,這對情侶便出發去獵食了。

***

一路上,小喵一馬當先,四處亂竄,小眼睛瞄啊瞄,尋找好吃的獵物。

但一段時間過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獵物,小喵漸漸開始不耐煩,頭頂上的煩躁指數開始直線上升。

幻化為天使,跟在身後的蟲蟲看著這條虛擬的指數不斷上升,暗想是不是小喵的「設計」有 bug,開始 memory leak 了呢?

這個數值究竟什麼時候會突破天際?蟲蟲有點期待。

不過身為職業專用工具人應有的本份,自然得表示一下關心,「耐心,耐心,要找到落單、而且美味的天使,花點時間也是值得的。路上越艱辛,成功越美味,不是嗎?」

「小喵就是沒耐心!」小喵揮動拳頭大聲宣示,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也許現在最好的做法便是趴在她腳前讓她踩幾下消消氣?

蟲蟲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可能性。

突然,他們注意到了一名男子鬼鬼祟祟地在路旁四處張望,形跡有些可疑。

於是倆人默契一致地躲進身旁的樹叢觀察。

過了一會兒,這名男子便轉身小跑幾步,躍過對面的圍牆,消失在視線之外。

這奇異的行為勾起了倆人的好奇心,他們對望一眼,決定尾隨這名奇怪的男子。

他行色匆匆,專走人煙罕至的小道,費了許多時間,終於在山裡的一個涼亭前停下,這裡風景綺麗,而且……四下無人!

小喵和蟲蟲仔細觀察這個獵物,發覺這名男子似乎短期間沒有離開的意圖,顯然是在等待著誰。看他的打扮,一身筆挺的制服,身上還配著劍,應該是軍人的打扮。小喵和蟲蟲都不認得著軍裝的規定,但看起來位階應該不高,只是普通的士兵。

蟲蟲悄聲的說:「看來似乎是軍人,說不定是逃兵?」

「有可能。」小喵點點頭說:「軍人的肉會不會比較好吃?」

蟲蟲猶疑的說:「呃?我也不知道軍人會不會比較好吃……但他可是軍人……這……」

「想吃!想吃!想吃!想吃!想吃!想吃!」

「……好吧,反正不過就是個逃兵。」

於是「沉思的蟲蟲」再現。

「問你一個問題。」

這名逃兵看著末日蟲獸巨大的爪子,顫聲的說:「什……什麼問題……啊!」話還沒說完,身後小喵手拿著木棍一棍就把士兵打翻,他立刻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臭小喵!讓我問完啦!這是我小小的樂趣耶?」蟲蟲氣惱的搓小喵的臉。

「不行不行,小喵沒有耐心喵,小喵餓了,趕快收工。」小喵說完,指指蟲蟲,然後指指地上。

蟲蟲只好遵照小喵大人的指示,乖乖背起倒在地上的逃兵,跟隨領導回家。

***

「開動了!」

小喵把餐盤上不喜歡的食物全扔進蟲蟲的盤裡,然後放下刀叉,捲起袖管,直接把「美食的腿」拿起來啃。

「好吃!」小喵笑容燦爛。

剛在床上綁好新受害者的蟲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牠用一隻爪子在桌上撐起頭,斜眼看著小喵開心的吃晚餐,看著看著突然覺得有點好奇。

「有一件事我已經疑惑很久了,妳究竟是怎麼當上天使的?至少在世俗的眼光中,一個能面不改色的把同類的腿切下來吃掉,而且還說好吃的……怎麼看都像是要下地獄的樣子啊?」

「這個問題由一隻惡魔來問,不覺得可笑嗎?」

「……呃,總之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倆人沉默了半晌,蟲蟲呆看著小喵,突然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事實上,蟲蟲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能上天堂。

原先的準備一個也沒用上,穿過異常鬆懈甚至稱得上荒謬的邊防,莫名其妙就來到了天堂,蟲蟲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惡魔的血統是否純正?或許其實是天使混種?

「天使有什麼共通點嗎?妳和妳的朋友有什麼相似的地方?」

小喵擦擦嘴巴,皺起眉想了半天說:「大家人都很好,大家都是好人!」

「……」

***

一段時間後。

平靜許久的天堂開始了一陣騷動,朝廷開始大張旗鼓地調查地方的社會事件,包含近期的「桑桑果果失蹤案」和「末日蟲獸的風聞」等。

「妳說這種事很常發生嗎?」

「不可能,天堂無欲無求,辦事效率極差,像是桑桑和果果,原來應該要幾百年後再會發現失踨才對。」

「……這也太差了吧?」

「沒關係,很快就會不了了之了,天使只會增加,幾乎不會減少。現在天使多的和什麼似的,不差這兩位。」

「……好吧」

於是倆人決定最近稍微低調行事,盡可能待在家裡,不出門惹是生非。

沒想到過了許久,調查不但沒有停下,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蟲蟲開始覺得事情不太對勁,和小喵商量了一陣,決定獨自出門探聽情況。

蟲蟲在路上打聽,得知似乎是天堂頂頂大名戰神武機大將軍,他最近失踨一個手下,所以非常不爽,下令嚴格追查最近的失踨人口,才搞出這些事。

「真是糟糕,原來是不小心惹到這位武將軍了。」蟲蟲暗呼不妙。

走著走著,突然發現人群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蟲蟲滿心疑惑,就隨手抓了一個路人問一下,才知道朝廷認為最近擾民太過,因此準備一場盛大的 BL 同人大會與民同歡,所以這些滿眼愛心天使們都是去參加大會的。

小喵應該也收到消息吧?可惜最近必須低調行事,不然她應該會吵得要去才是?蟲蟲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回家。

咦?

蟲蟲突然發現路上的軍人漸漸越來越多,而且幾乎都是逆著人群走。他們神情嚴肅,兩三人一組,一致的移動方向,像是在執行什麼任務似的。這引起了蟲蟲的戒心,決定偷偷尾隨著其中一組士兵,看他們在搞什麼鬼?

那一組士兵一邊假裝隨意的遊蕩,但有意無意的,朝向一個附近有名的大宅移動。他們在大宅後院的圍牆外停下,仔細地打量四周,屋子的主人似乎跑去參加 BL 大會了,裡頭悄然無息,沒有人在家。他們確認屋裡無人後,便迅速地翻過圍牆,進了裡頭的屋子。

難道是當小偷?蟲蟲偷偷地跟了上去,發現他們進了屋後,並不是在偷東西,而是四處查看房間、地下室之類的地方。

「報告隊長,沒有發現蹤影。」

「好,往下一個房子前進。」

聽見這段話後,蟲蟲大驚,他們很可能趁著 BL 大會期間,大伙兒離開屋子之際派人搜查。這樣不但可以減少很多阻力,而且更為有效。仔細想想舉辦 BL 大會,可能是特意為之的,這位大將軍好深的算計,是個狠角色。

蟲蟲決定立刻衝回家,告訴小喵這個消息,趕緊藏好家裡的「食物」。

***

另一方面,兩名士兵走到小喵家附近。

一個士兵說道:「喔?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也有一戶人家嗎?看來也符合規定上的要求,我們進去瞧一下吧。」

另一名軍人回道:「是,長官。」說完兩人翻過圍牆,便進了屋裡。

屋裡一片昏暗,看來主人似乎不在家,兩人互相示意一下,準備開始分頭調查。

這時,一間房間傳來喀喀喀地聲響,同時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難道還有人在裡面?」

兩人對望了一眼,疑惑地走進房間,房裡燈光昏暗,一個天使背向房門,蹲坐在地上,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妳……妳還好嗎?」

這名天使顫了一下,回過頭來,只見她滿臉血紅,嘴巴還咬著殘缺的肉塊,黏稠鮮血緩緩地滴落。定眼望去,她沾染了鮮血的長髮,像一根根暗血色的鉤刺,張牙舞爪,配合她手上的叉子,顯得格外猙獰。而她手上分明是抓著一隻天使的小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屁滾尿流的逃離小喵家,只留下正在吃點心,滿臉問號的小喵。

***

當蟲蟲氣喘吁吁的跑回小喵家附近時,正看見士兵已經圍住了小喵家。

「可惡!」晚到一步的蟲蟲稍作猶豫,咬咬牙,便直接衝向前,直接把守在窗戶旁的衛兵撞開,從窗戶殺了進去。

一進屋裡,便感受到強大的力量源正從大門口的方向而來。

「這力量……太強了,不會是大將軍親自來吧?」

瞄了一眼大門口,蟲蟲馬上注意到站在中間的男子,他並不壯碩,顯得有些修長,但是散發出強烈的存在感,氣勢壓人。

「可惡!」看了一眼,蟲蟲立刻放棄硬碰硬的打算。衝向房間,撲往小兵所在的床上,想拿他當作談判的籌碼。

卻見大將軍用驚人的速度跟了上來,甚至搶先一步衝到床邊,回身一架,「碰!」一聲巨響,用劍硬生生地擋下了蟲獸巨大的爪子。

大將軍紅著眼,像隻發狂的兇獸,趁著蟲蟲重心未穩,提劍就是猛砍。

蟲獸勉力擋了幾招,完全架不住大將軍兇猛狂野卻又不亂的劍法。

最後大將軍一個重重地前踢,蟲蟲閃避不及,硬生生被踢飛了數公尺。

周圍的兵士紛紛把大將軍和蟲蟲團團圍住,但卻沒有動手的意圖,顯然皆十分信任大將軍的武藝。

蟲蟲心裡一沉,覺得逃脫的希望渺茫,而且在剛剛那一瞬間,小喵也已經被制住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大將軍?果然名不虛傳。

可是這位大人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憤怒?況且堂堂一大將軍,至於為了一個小兵親自出馬,還衝第一線拚命?

蟲蟲瞄了一眼小喵,她坐在地上,被士兵用劍架住脖子,看起來似乎沒有受傷。

大將軍一手提劍指著蟲蟲,回頭對小兵問道:「你……你沒事吧?」

「我沒事。」

「沒……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大將軍的聲音,竟有些沙啞。

蟲蟲呆呆地看著將軍和小兵互動,總覺得有些不舒服。

現在不是想東想西的時候了。

蟲蟲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開始思考分析各種逃生的可能性。

但有一件事總是想不透--只是個不守軍紀的小兵,為什麼大將軍這麼在意?

仔細一想,當初那個小兵貌似在等人,他在等誰?

話說回來這天堂是怎麼回事?好像和最初自己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蟲蟲一開始甚至還有點期待,想像中的天堂,鳥語花香,和平喜樂。

但實際上來後,突然發現天堂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美好。說和平,似乎也沒多和平,好比說這位大將軍殺的生物數都數不清,在地獄也有耳聞;說善良,看小喵就知道善良顯然不是天使的必要美德……等!話說回來,這裡的天使倒是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共通點!

「……」

蟲蟲突然放下了爪子,解除了自己的武裝。反正就算自己成功打敗大將軍,身邊這些士兵也不是吃素的,看他們老練提劍方式,恐怕各個身經百戰。

蟲蟲深吸一口氣,張口說道:「『論世間,情是何物』,愛情究竟是什麼?一定要是男女才能稱愛情嗎?兩人之間互相信任,互相依靠,身體親密的交流,只因為他們皆是男人,就一定不能是愛情嗎?」

突然,氣氛頓時變了。

天使們你望著我,我望著你,手上拿的武器低了少許。

「當然是愛情!男人之間的愛也是神聖的,而且他們受盡了磨難,交織的樂章只會更加動人!妳們說對不對啊?」

「對……呃?……」一名女兵忍不住回話,然後吐吐舌頭,偷看一下左右,發現沒有人在意。

「從前從前,有一個叫 A 君的男人,他遇見一個叫 B 君的男人……」

「……」

「……」

「A 君笑著抱住 B 君,B 君有點害羞,略為掙扎,但漸漸地放鬆了下來……」

「……」

「……」

終於,一名天使,把手上的武器完全放下來,將劍插回劍鞘。於是大家紛紛收回手上的武器,然後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盤腿圍坐在蟲蟲身旁,開始聽起纏綿婉轉,揪心的 BL 大戲。

幹!這樣也行?

蟲蟲偷瞄著台下的聽眾,在心中狠狠地吐嘈,然後一邊講故事,一邊絞盡腦汁擠劇情。

***

就這樣,一晚過去,蟲蟲的腦袋快要燒起來了,越講越心虛,覺得快要掰不出任何東西來了,又過了一小時,蟲蟲搜腸刮肚,終於到達了極限,再也生不出任何故事了,勉勉強強用了一個「下回分曉」結束這一回合。

全場立時陷入了寧靜。

或著說大夥兒現在也很尷尬,怎麼抓犯人抓到變聽故事了?

一名士兵低聲的說:「要不,我們現在把他們抓起來?」

一名已經滿眼愛心的女衛兵大聲反駁:「抓起來他們的下場一定很慘,這樣我們就沒故事聽了。」

「可是也不能放著不管,別忘了,他們可是會吃天使的。」

「這……」

大家你望著我,我望著你,最後一同轉向隨隊而來的大長老。

長老猶疑半晌說:「……這……這……說故事很好,吃天使不好……不過人材,有一點小小的癖好也是免不了。」

這也算小小的癖好?眾天使默默地吐槽。

長老愁眉苦臉的看著大家,也知道這個解釋十分牽強,雖然自己內心是想輕輕放過,但是還是必須顧慮到天堂的威信。

不過說到犯罪,他們也沒有殺死那名小兵,只是吃他的肉而已,天堂的法律可沒有規定不能吃同類的肉,所以不能說違法…… 。

長老思考了一陣,終於下定決心,為了一點小小的福利……呃,為了社會的公共利益。

「當然這個癖好不是一個好習慣,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處罰你們,因為天裡沒有規定不能吃天使,所以也不能說你們違法。」

「不過現在定也還來得及,從今而後,『吃天使者下地獄』。」

「根據不溯及既往原則,我現在判你們無罪,但是從現在開始,你們再也不能吃天使了。」

「不!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小喵哀嚎。

「不過監獄的囚犯不算天使,以後你們把裡頭的囚犯當成故事的報酬。至於你們想對這些犯人進行什麼樣的『再教育』,我就不管了。」

「好耶!」

這時一聲大吼:「少來這一套,該殺就殺!」

大將軍殺氣騰騰,要昨夜要不是整整有五名軍人同時制住他,而且這五名軍人又是他手下比較信任的,早就殺上去把蟲蟲和小喵大卸八塊。

「他可是傷了我的主……我的手下啊!」

在一陣吵雜喧囂聲中,一個清亮的男聲輕柔的說:「行了。」

被綁在床上的小兵說:「夠了,小武。」

場上頓時一遍安靜。

大將軍張了張嘴:「可……可是……」

小兵對著大將軍一字一字地說:「他的故事……我也想聽。」

蟲蟲注意到他的眼角有些溼潤。

「我覺得和我們的經歷滿像的,我很想聽聽後面的事。」

***

眾人散去。

「蟲蟲怎麼會知道說 BL 故事有用呢?」

「我只是突然想到你們所有天使的共通點了。」蟲蟲樂呵呵的道,死裡逃生的感覺真是愉快。

「共通點?」

「那就是你們要不是 BL 控,不然本身就是 BL,沒有例外!」蟲蟲得意的說。

「結論就是天堂就是一群變態的天堂。妳們都是一群變態 BL 色鬼!」蟲蟲大聲的嘲笑。

突然發現小喵用奇異的眼神看著自己。

「怎麼了?」蟲蟲有些疑惑,本來以為小喵會惱羞成怒,會把牠扔到地上踩……但她的反應好像和想像的不太一樣?

「……」

「為何不說話?」

「……」

小喵指了指蟲蟲,露出曖昧的笑容。

「……幹麼這樣看我……我身上有什……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完。

作者:

大類|微米的大狗勾

發表迴響